MJ豆

新相见

老相册:

(安迪沃霍尔,1968年,Philippe Halsman摄)



我们这一代人,承受着前人无法想象的信息压力:我们知晓那些千里之外的战争、灾难、球赛、绯闻、电视剧、真人秀的细节,却就连门外邻居的名字都叫不出来。过载、无目的、快速、碎片化的信息,只会让人感觉生命虚浮,犹如泡在脚不及地的泳池中无援。




这是注定要面对寂寞与虚空的一代人。







和所有人一样,相册君也在寻觅这场生命游戏的终极攻略,直到某一天,观看老照片的体验让相册君似乎看到了谜底的端倪。




新和老,是相对的概念。第一次被看见的事物,对观者而言它便是新的,哪怕它是拍摄于多年前的一张老照片。




新和老,同样是绝对的概念,因为作为本质上捕捉时间的照片本身,在诞生的瞬间,新照片便已注定是老的,它记录的永远是过去之时与过去之事,无论是一秒或是一百年。




(被核弹烧融的钟,广岛,Yuichiro Sasaki摄)



相册君这些年来记忆力不断减退,直接后果就是对现实产生了某种不真实感,明明本应是昨天发生之事,却在今天遁失全无。唯独在翻阅老照片,幻想着自己进入影像记录的瞬间时,这种不真实感才会被冲淡。这真是个悖论,可又解释不来其中的妙处。也正是出于分享这种奇妙的体验,老相册才延续至今,因为相册君相信,自己肯定不是唯一有此体验之人。







在因肠胃炎而发烧倒下的前两天里,在LOFTER上粉丝即将过七万的时候,相册君终于明白:任何伟大的事情,凭一个人是很难完成的。尽管老相册远不算是伟大之事,但它的生命力,却同样不应该只系于相册君一人身上。




于是,相册君希望能找到同样喜欢分享、喜欢思考、喜欢怀旧、喜欢共鸣的伙伴,一起携手,运营老相册。




说难也不难,说易亦不易:希望能至少一个月提供一次稿件,持续一年时间,共十二期微信推送。




关注相册君微信号的朋友知道,相册君会每周选一个感兴趣的概念或话题,通过百年间的老照片重新叙述它的故事,也同样希望新加入的相册君认同理念,不过这并非绝对,变化本就是生命的一部分,老相册不应被限制在我一人的执念之中。




如果你感兴趣,请通过LOFTER私信或微信联系相册君,相册君会要求你写一段跟老照片相关的文字发送到vintagephotos@163.com,事先声明的是,相册君并非来者不拒,如被拒绝,请谅解我的冒犯,苛刻皆缘自对老相册这片园地的溺爱。




遗憾的是,这里并没有物质上的报酬,但请相信我,创作本身已是乐趣之源,更何况我们一定会成为好友。如果身在广州,更欢迎来我家品尝少油少盐的素食健康餐饮,又或是拍一辑写真。




哦对了,发烧的时候,相册君突然来灵感,把口号改了,你们还喜欢么?欢迎留言告诉相册君你的意见~






老相册:

两个月前,相册君尝试在LOFTER ART上面发布了一套明信片,至今无人问津,因此相册君决定今晚自己给自己打个广告,看看是否有奇迹发生

链接是 http://www.lofter.com/art/product-29609100/

秉着财务公开的原则,相册君告诉大家:微信公众号至今累计接收粉丝打赏共1笔,总金额为2.39元人民币,嗯

---

微信公众号:老相册 / VintagePhotos


LOFTER官方博客:

【Duang,给五星好评,送新年好礼】
  新版适配iPhone6/6Plus

Duang~duang~duang~ 大家羊年好!
LOFTER iPhone Ver 4.4上新啦,这次版本全面适配了iPhone6/6Plus。更大!更宽!更高清!各位土豪愉快地刷起来吧~
这次我们还准备了Philips CitiScape耳机(3台),LOFTER环保袋(6份),LOFTER明信片(20份)等新年小礼物,只要在App Store里给五星好评,就有机会获得。

如何参加:
1. 更新至LOFTER iPhone Ver 4.4客户端  立即更新>>
2. 在App Store给LOFTER新版撰写五星好评
3. 在本日志后回复评论昵称
(App Store评论不会即时显示,只需填写评论昵称即可。)

活动时间:
2月27日~3月6日

Tips:
转载或推荐本片日志,会提高中奖概率哦~

我们将在3月6日傍晚公布中奖名单,到时请留意本日志的名单公布,注意查收小编的私信通知。

Ps. 有用户反映新版偶尔有闪退的情况,开发GG们调查了原因,如果出现闪退,卸载后重装暂时可以解决。该问题下个版本中一定会改进,谢谢大家支持。

Elysium:

这张CD早在五六年前就听过,那会儿我还没正经听过JAZZw
很喜欢女主唱的音色,定义了我对“慵懒的性感”的认知呢,是像CB里的faye valentine那样的感觉。

当然我想说的其实不是这首歌,而是当初推荐我听了这张CD的人。
大二时认识的学姐,感觉不是很直(?),那个时候的我也不是很直(?),感觉相处起来不是那么愉快——至少我单方面是这么觉得的。
那时我还深深地爱着C姑娘,而她心心念念着她的S姑娘,对我来说是单恋最苦的第三年吧。不去上课,也不跟人来往,每天只是沉默地思念着C姑娘。加上之前X先生连续两年不间断的短信纠缠,来自这位学姐的热情关怀几近把我逼近崩溃边缘。

也许这中间有什么误会,也许她每天热情地来邀我吃饭,向我推荐各种各样的新番,情人节给我送布丁,真的是出于天性中的良善对我这种离群孤(zhong)狼(er)特别关照而没有任何特别的意思,但不管怎么说我终于还是反应过度地将她拉到楼梯口臭骂了一顿,骂得她泪如雨下,再也没有出现过在我的视线里——尽管她的寝室就在我寝室楼下一层。

直到两年后我毕业的时候拖着箱子往外走,在学校的西门碰到她。两个人似乎都措手不及,只能寒暄着两句哎呀毕业了吗是呀准备走了呢就落荒而逃。学姐已经留了长发面容也更成熟,不过见到我仍旧是唯唯诺诺的样子。

曾经互相关注的豆瓣都已经注销或者废弃不用,那时都在用的blogbus也渐渐不再更新。那是两年之后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会面,说实话我也没什么特地要道歉的意思,不过总觉得有些微妙的寂寥呢。

最初学姐还没那么没命地纠缠我时,我跟她一起吃过一顿晚饭。从南门走到宿舍有一段不短的距离,我不愿说话,两人只是沉默地走着。地上积着一层刚刚落下的暮雪,没有月光,阒寂无人的网球场边只有我们踏雪而行的窸窣声。出生于从未见过雪的南方的我只是加紧了脚步,反倒是帝都土著的学姐,一边呵气一边说,真冷呀。

走着走着又停下来,歪着头问我,你知道有个日本诗人写过一首诗吗,大概的意思是说,冬天走在路上,说“真冷呀”的时候,若是有人也应和一句“真冷呀”的话,那大约就是人世间的温暖吧。

我说不知道,两个人又静默地继续往前走。

我不记得那个诗人究竟叫什么,也不记得这位学姐叫什么了。不过在这八月的南方,听到这首歌,忽然好像又有些想起冬夜的温暖来。

学姐以后可要顺顺利利地工作结婚呀,我这样的人渣啊,碰到一次也够啦。


吃的好饱

好棒的博客